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 > 美国航空中心 >

她为何连续 8 天都在飞来飞去?只是为了理解在美国坐飞机怎会如

发布时间:2019-06-14 18:0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为期一周、穿越美国的空中旅行进行到第六天时,我穿着昨夜睡觉时穿的宽松长裤,在从得梅因飞往菲尼克斯的班机上挤进后排的一个中间座位里。我对机上电影系统感到愤怒,而且觉得很饿,因此我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午餐:一盒酸奶。

  在飞行过程中,这盒酸奶一直放在座椅口袋里,因此它里面积累了一些压力。当我打开盒盖时,它爆炸开来,将奶滴喷到了我身上、座位上、地板上以及旁边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头发上出现香草味的液体而得到改善。那天,我没有吃到午餐。

  随着乘坐航班的增多,我个人并没有成就感。任何旅行过的人都知道,飞机上的痛苦体验仅仅是程度问题,而且从不只是某一位乘客的感受。随着每一起新的事件在手机上流传,天空的不友好似乎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变得越来越糟糕。

  一名男子在芝加哥被拖下一架机票超售的美联航班机;一些乘客受到了美国航空一名航班服务员的威胁,而这名服务员从一位哭泣的妈妈手中抢走了婴儿车;一位父亲受到了达美航空的威胁:如果不放弃他已经花钱购买的座位,他的孩子就会被扣押。

  曾经看上去极具魅力、极为激动人心的空中旅行,为何变成了行业和乘客之间施虐与受虐的“双人舞”?

  为了理解导致美国空中旅行现状的原因,我用了八天时间乘坐经济舱往返奔波于美国各地。四家航空公司,十二个航班(半数延误),十二座城市,十二杯番茄汁。三次通过全身扫描仪,一次使用“腹股沟区”这一恐怖的说法,八次与权威人士的烦躁对话,一个丢失的手提包,两个坏掉的娱乐系统,以及一个跑了一星期没洗头的记者。

  旅行中有一些离奇的时刻——一次,在面对一名安全特工的审问时,我忘记了我所前往的城市——我感到我在日益失去自我、失去人性、心生不满。由于命运的冷酷安排,我坐的每一架班机似乎都选择了位于航站楼远端的登机口。由于反复坐在飞机尾部,我还对自己能否得到足够多的氧气产生了疑问。

  不过,我也在这个星期见到了刻薄的人们最棒的一面:帮助对方将行李塞进头顶的置物箱,交换关于延误的信息,展示令人鼓舞的“这又是什么鬼”的团结——至少当不在登机队伍中对于位置进行争吵时,大家是团结的。我也开始意识到有一股反常的力量,推动着航空公司、机场和安全人员以利润和安全的名义,奉行着看似对顾客不友好的各种政策。

  坐飞机的体验很糟糕,但坐飞机的人却越来越多。每天,大约有 2.4 万架商业班机在美国起降,大多数班机达到或接近满员。去年,乘坐美国国内航班的乘客达到了创记录的 7.19 亿人次。前年,这个数字为 6.96 亿。

  为了更好地盈利,航空公司将更多乘客安置在了更小的空间里,为更多曾经属于基本服务的项目(比如伸腿空间)收费、引诱顾客加入常旅客项目,并为飞机前端的高收入乘客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特殊待遇。

  其结果就是一种不断扩大的等级制度,这种制度可以将一架飞机转变成一种微型的“饥饿游戏”。在空中版本的“施惠国”(《饥饿游戏》中的国家,译注)里,精英过得很舒服,沉浸在远离大众枯燥生活的轻浮之中;大众则需要争夺稀缺的资源,革命成了他们的梦想。

  几年前,我在一篇文章中跟踪了一袋垃圾从长岛到伊利诺伊州填埋场的旅程。当我穿着沾有酸牛奶的裤子在菲尼克斯走下飞机时,我想到了这件事。我的经历与这篇文章存在一种令人愉快的相似之处——它们都是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的随机旅行,都是对样本的详细跟踪。只不过这次的样本可能是我自己。

  我无法在拥挤的深夜飞机上入睡,因此我选择了一个出发时间还算合理的航班,并在晚 6 点及时出现在了肯尼迪国际机场。乘客立刻被分成了两个群体,一群将拥有良好的体验,另一群则不行。

  左边是充斥着焦虑情绪的常规登机区。在这里,普通旅行者焦躁地挤进参差不齐的队伍,等待着不堪重负的地勤人员的处理。

  右边是优先区,是特权人士平静的绿洲。在这里,面带笑容、乐于助人的航空公司员工迅速将少数高端旅行者引领到登机台前。

  这种模式将在整个旅程中不断出现。从经济角度讲,这非常合理。高级舱乘客为航空公司带来的收益远高于经济舱乘客,航空公司的关注点是尽量为高级客户带来愉快的体验。

  在登机口,由于一些只有航空公司才知道的难以预料的理由,航班延误了两个多小时。根据交通统计局(隶属于交通部的独立机构)的数据,去年,美国只有不到 80% 的航班按时着陆。过去十年的最低正点率为 70.91%,最高为 82.11%。

  当你在飞机上继续待着时,你的情绪会发生变化。这就像是离开第五大道的顶层豪华公寓,然后横穿城市、抵达你自己的住处:位于高恩努斯运河河岸上的一顶 20 人合住的帐篷。我的座位位于中间,事实证明,我后来有很多次都坐到了中间的座位上。

  把我们和头等舱隔开的是一道薄薄的帘子,但感觉让人无法穿越。一个乘客试图使用头等舱卫生间,但被要求去机舱后部的卫生间。当空乘在发这次长达六个半小时的飞行中唯一零食——一片莲花牌饼干(欧洲最佳咖啡伴侣饼干)的时候,一股似乎是千层面的香味从飞机前面飘了过来。

  飞机晚点两个半小时降落,时间是凌晨 2:04。凌晨 3 点时候,我睡在了机场酒店的床上,闹钟设定在五小时后,要赶下一班飞机。

  一半的美国人对另一半同胞充满了愤怒,在之前没什么争议的话题上(比如天气)都没法达成一致。但如果说有一个东西能联合起整个国家,那就是对被航空公司委婉称为登机程序的厌烦。

  因为疲倦和不靠谱再度延误的航班,我已经感觉烦躁了。另外,我忘了在安检处扔掉身上的水瓶,这个新手才会犯的错误,让我充满耻辱地走向了那个为不知道“不许携带饮品”为何意的人准备的垃圾桶。

  一群被常旅客戏称为“登机口跳蚤”的乘客不管不顾地涌向了登机口,在自己想象的队伍中抢位置。这让其他人也紧张起来,于是他们也涌向了那里。

  “站在登机口附近给了我一种安慰,这里可能会变得混乱和不确定,但我想的是,不管什么时候宣布登机,我都要在附近。”离开了候机区,想在登机口附近占一个好位置的克里斯汀奥尔森(Kristin Olson)说道。

  航空公司试过了所有方法,比如靠后座位先登机,靠窗座位先登机,以及被一些人称为“混乱登机”的方法——这个方法基本上就是所有乘客一起冲向登机口。最讲道理的人也不能说出哪种方法最高效,但有一件事儿似乎很清楚:现行制度下,这种按照详细等级体系组织的登机方法非常惹人烦。

  在线杂志《航空周刊》的执行合伙人赛斯卡普兰(Seth Kaplan)在一次采访中说:“某些航班上有太多的高级会员,等他们全都登机后,已经没人剩下了。”

  每家航空公司都有自己计算乘客等级的方法,详细到最没有意义的各种区别,这就好像英国人会非常认真告诉你,自己出生于中下阶层里偏上的部分,或者中上阶层里偏下的部分。

  每每看到这些阶级斗争带来的细微区别,我总是感到很震惊。在那些需要特殊帮助的乘客登机后,达美航空把剩下的乘客分成了 5 个“登机区”,其中包含了 24 个单独的分类。如果你觉得这样分类很多,你是对的。这些登机区的分布很狡猾,第一区其实会在第三批登机。

  第三区的乘客是票价最便宜的。他们在其他人登机前被禁止登机,这些“其他人”包括:天合联盟精英+会员、优先登机旅团乘客等等。

  主动关注自己是否达到某项成就简直能摧毁灵魂,比如看自己是不是喜达屋跨界奖励铂金会员身份。另一方面,成为第三区的一员让人非常沮丧。

  登机后,头顶行李舱已经没有空位了,我们不得不把自己的随身行李放在机舱门附近。也有乘客试图争辩,但抵抗是徒劳的。我们还因为互相吐槽航空公司而建立了亲密关系。

  成功完成了不断增加的“航空公司雇员常做的事儿”清单上的最新任务——打印并贴上自己行李标签后,我进入了安检环节。

  毫无疑问,安全检查是现代机场的主要功能之一。这一工作是由超过 44000 名由运输安全管理局雇佣的安全官员支撑起来的。管理局每天会扫描两百多万名乘客。2016 年,安全官员抓住的、试图携带武器登机的乘客一共带了 3391 件武器。

  我没那么蠢,但这不意味着我能毫无意外地通过安检。实际上,哪怕你够资格享受快速登机,或者具有运输安全管理局的预先安检身份(乘客付一笔费用,并通过背景检查),也不一定能避免被全身扫描。

  “你没做错事,” 一个安检人员对我说,指示我去安检仪器那里(也被称为高级图像技术设备)。“你只是被随机选中了。”(安检工作的发言人说这是为了安全原因,但他不能透露随机选择的频率。)

  双脚张开踩在地板的图案上,双手举在空中,好像你被警察截停了下来,你觉得自己既是罪犯又是受害者。我像麦考利卡尔金(Macaulay Culkin)在《小鬼当家》海报里一样举起双臂抱住头,但还不对。“手离开头!”安检员吼道。

  “我来告诉你我会怎么操作,”第二个安全员说道。她戴上了一双医生们做检查时会戴的塑胶手套。“我要检查你的腹股沟位置。”

  那其实是一件外套,但无所谓了。我把自己的一半腹部和背部露给了其他乘客。如果警察在新闻编辑室当着我编辑的面让我脱光衣服检查,也是这个感觉。安检人员搜遍了那个地方。“请站开点儿。”她说道,一直检查到我的腿根,摸到了我内裤上。

  美联航 1571 次航班,休斯顿到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下午 12:50。

  在机场的时候永远都是晚餐时间,但我不想吃东西。我不想吃披萨、汉堡、墨西哥塔可饼、百吉饼、布法罗鸡翅、美式墨西哥菜、日本料理、中餐、印度菜或者意大利菜。我不想要甜甜圈、牛角包、杯子蛋糕、曲奇饼干或者配了吃起来像肥皂的油煎面包块的沙拉。我也不想要 Shake Shack 奶昔。

  机场餐饮是一门大生意。乘客需要在起飞前很久到达机场的情况,给餐饮商们提供了一大被困于此的潜在顾客。无聊的人吃得更多,那些担心自己被困在机舱内没东西吃的人也吃得不少。

  写乘客经验的博客“机翼鸟瞰(View From the Wing)”的作者加里雷夫(Gary Leff)说,航空公司通常和餐饮商们有利润分享的协议,会从候机楼餐厅的销售额里获得一定比例的收入。

  “机场的食物正在变得更好,机场在提供食物方面也变得更棒。”雷夫说道。已经有了可以让你还在飞机上时就向机场餐饮商订餐的应用,在登机口候机的时候,你也可以用那里的 iPad 点餐。

  这些东西我一个都没有遇到,我也感觉不到食物带来的愉悦。在飞机上,坐在机舱后部的我们试着不从零食推车上买东西,而是靠少量的免费开胃零食什锦、有着奇怪味道的饼干一样的东西硬熬。

  就连这些少量的零食都已经是进步了。直到最近,几家大航空公司才恢复了 2008 年金融危机后被省掉的零食的供应。大气研究集团(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产业分析师亨利哈特费尔特(Henry Harteveldt)说,甚至为每个乘客提供像坚果这样的食品,每年都能花掉航空公司 1000 万到 2000 万美元。

  在一次飞行中,当靠过道的女乘客和我正在消灭开胃零食的时候,我们同排的伙伴、休斯顿人贝拉纳布勒西(Bela Nabulsi)奇迹般地收到了一个免费的墨西哥式零食盒,里面有饼干、蘸料,和看起来像是裹着巧克力的风干蓝莓。他请我们吃蓝莓。“不用,谢谢。”我们说。但我们很好奇为什么他有这些零食。

  “我是 1K 会员”——那是什么鬼?——“所以我有免费的零食盒。”他解释说。

  另一次飞行中,靠窗的女士升起了我俩共用的扶手,以便挤占属于我的位置,然后她打开了一份炸鸡三明治。

  让人难捱的腌黄瓜和炸鸡的味道在空气弥漫。当她终于吃完了三明治时,在过道旁边的另一名女士拿出自己午餐:一个一模一样的三明治。

  在芝加哥中途机场,一个愤怒的高个子男人正在向这里的接待员讲述自己冗长乏味的故事。我来晚了。在我乘坐的飞机上,似乎有一半乘客错过了转机时间。

  根据他的叙述,他遇到了一次航班延误,于是购买了另一次航班的机票。接着他意识到,新航班的出发时间是在早上而不是晚上。他认为买错票不是他的责任,最后,他又买了一张原航班的机票。

  这段故事的戏剧性高潮是,他在升舱名单上的位置出现了暴跌,从第 2 位跌到了第 6 位。他希望恢复到之前的位置。

  针对飞机由于不明原因迟迟不露面一事,工作人员正在定期提供更新信息,以便安抚大家。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她目前无法解决升舱问题。

  这位乘客解释说,他是白金常旅客。他非常愤怒,所以不愿意向我提供他的姓名。

  这并没有让我对他抱以很大的同情。不过这里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如果一家航空公司让你承受这种基于身份的烦恼,那么在它的常旅客级别上极其费力地向上攀登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亚特兰大,一位名叫林恩格林(Lynn Glynn)的乘客告诉我:“我上次升级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一直在使用达美航空,我还乘坐过达美航空的几次国际航班,但我似乎从未获得足够的里程积分。”

  为了卖掉更多座位,航空公司降低了高级舱的价格,因此可供升舱的高级舱座位变少了。

  根据行业博客作者莱夫(Leff)的说法,即使到 2010 年,达美航空也只能卖掉 14% 的短途一等座位。到了 2015 年年中,这个比例增长到了 57%。公司的最终目标是 70%。

  同时,常旅客等级的提升也变得更加困难。过去你只需要积累里程数,现在你还得缴纳一定的费用,否则就会被降级。

  当我醒来时,还穿着昨天白天穿的衣服。这是因为我的航班着陆时已经是晚上 11 点以后了,而我的包包还留在明尼阿波利斯。得梅因的气温只有 4 度。我很冷,所以没有在睡前脱衣服。

  我的整个早上都花在了追踪丢失的行李上:它应该被送到酒店了。我还需要去看一位当地的眼科医生,因为我的眼睛好像感染了。医生说我的眼睛因为频繁飞行而出现了炎症,让我不要再用 Visine 滴眼液了。

  我再回到机场找一直没有被送到酒店的行李。遗失行李柜台有一种周末走到一个被废弃的仓库的感觉。我不确定该怎么做,所以我拨通了达美航空的客服电话。

  我联系上了一个工作人员,被要求等一下。过了一会儿,她说已经和另一个机场员工联系了,后者承诺去找另一个人来帮忙。这听起来让人怀疑,于是我在电话里继续就那些她没法帮我的事儿抱怨了一会儿。

  终于有人来了,我终于和自己的行李重逢了。我很惊讶航空公司处理我遗失行李箱的效率,因为它又小又黑,和其他行李箱没啥区别。

  更精密的技术(比如内嵌在行李牌里的无线电芯片)能帮助航空公司更好地追踪交运行李。根据技术公司 SITA 的统计数据,2016年,世界范围内,每一千件行李里有 5.73 件被错送,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数据。

  我已经穿上了自己带的最后一件衣服,这是一件我家孩子让我发誓永远不要在公共场合穿的衣服:两年多以前我在索契冬奥会买的一件成人连体衣。

  我打扮得像一个巨婴是有道理的,因为我脾气很糟、易怒和不耐烦,还累到快要哭出来了。食物也很难吃。我不想要任何人来管我。

  下面是我最近做过的事儿:我反抗了一名要求我把一张纸巾从口袋里扔掉的运输管理局官员;在一次飞行中坐到了错误的位置上,并坚称是对方的错;告诉一名负责遗失行李的工作人员我快要错过下一班航班了,但其实还早;坐在登机口的地板上为自己的手机充电,以及最无耻的一次,我假装在干一件别的事儿,把旁边座位乘客的手臂从共用的扶手上挤了下去。

  今天,由于莫名其妙的原因,我和一个穿工装短裤的傻笑男人陷入了一场消极对抗。他指责我从安检机传送带上拿东西的速度不够快,他称我为“女士”,而我嘘了他,“你叫我什么?”他走开的时候我喊道。

  一名空乘之前告诉我,问题是人们登上飞机的时候就已经情绪糟糕了。(她不想透露自己的名字,因为她不应该接受记者采访。) “你像沙丁鱼一样和其他人挤在一起,你的独立性被剥夺,还在为以前免费的东西付钱。”她说道。

  我在回家路上了。座位是 6B。我的座位可以展开成一张全尺寸的床,我还有一张羽绒被,一张边桌和台灯。陶瓷的盘子里放着杏仁和干果。如果我需要特别的药膏,免费的登机包里一应俱全。

  在经历过飞机旅行的普通问题后,我正在享受不正常的待遇。我坐在横跨美国的商务舱里,永远都不想离开这个座位。

  谁不会喜欢被特权包裹成的茧呢?我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一个特殊入口值了机,进入了一个桌上装饰着兰花的候机室。在候机室里,我还享用了黄瓜水和关于洛杉矶美景的幻灯片。

  我很快地通过了一条特殊的安检线,然后到了登机口附近的另一个达美航空候机厅里休息,头顶上是一副当代艺术的画作,上面一个轻松的卡通美女说:“亲爱的,你知道我只坐头等舱。”

  这就是我们感受到的:(我们实际上在商务舱里,但这趟航班上没有头等舱。)放松、特权、从别人那里掠夺来的快乐,以及对再回到经济舱的恐惧——主要就是这些感受。也许根本不要坐头等舱最好,因为再回到经济舱太让人难受了。

  我听到过太多次这样的说法:“我为他们感到抱歉,旅行本来就很辛苦,但要是坐在后面,那简直是对灵魂的摧毁。”这是这周早些时候我遇到的一位名叫阿尔伯特扎哈尔卡(Albert Zahalka)说的。他年轻的时候也不得不坐经济舱出行。

  经济舱的乘客看上去的确不太走运,他们得把自己的行李、水瓶和袋装汉堡磕磕绊绊地拖过飞机过道。能坐在帘子的另一头是多么美妙的事儿啊。

  航空公司高官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可以在经济舱内为所欲为,只提供最基本的服务(基本上就只是一个座位),收取折扣后的机票费,然后对腿部空间、托运行李和选座权利进行收费。真正的竞争来自长途飞行中的高级舱位,航空公司们都急着赶超对手,好吸引到更多富有的乘客。

  产业分析师哈特费尔特说,在长距离航班上,商务舱乘客带来的利润至少是经济舱乘客的五倍,而头等舱乘客带来的利润能是经济舱乘客的十倍。

  屏幕尺寸刚刚好,所以我能舒服地看完《哈利波特和阿兹卡班的囚徒》。我所有的东西都有地方放,也没有人把椅背一直放到我的膝盖上、从后面踢我或者把我推到一边。午餐过后,我因为吃得太饱而吃不下特制的热乳脂软糖圣代,所以空乘答应我稍后再上。

  我闲逛到了备餐区,空乘人员在那里休息。他们说在商务舱工作要轻松得多。我告诉他们,自己在这个高档区域享受极了。

  他们告诉我还有更高档的区域,VIP 乘客可以通行整个机场,不会遇到其他乘客。甚至还有专为你一人准备的候机室。

  没错,一个空乘说道。但你需要支付高得多的价钱。但只要付足了钱,想要什么都可以。

http://akihaydeto.net/meiguohangkongzhongxin/13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